SukHa

WinkDeep girls

©SukHa
Powered by LOFTER
 

【妖尾/夏露】沦陷沼泽[车/FIN]

楠楠野:

*


这是一辆被我在电脑上存了差不多一年的车


久违的夏露


车技可能不算很好,时隔多日描写也存在偏差,请见谅


完整版最后有链接






-


 


顺着自己熟悉的那条路迈着步子走的时候,夏无意识地动了动肩膀,莫名地感觉放松了许多,仿佛只要离那里越近,自己的内心才会愈发回归自我。


 


周遭已经是一片黑暗,现在已经入夜,一向不注意时间的他也大致知道现在应该已经是晚饭后的那段时间了,毕竟他刚刚才在路上随意吃了一顿解馋。


 


青年颀长的身姿倒影在小路旁的草坪上,黑影随着他快速移动,晃动的节奏仿佛协奏曲一般轻快。


 


夏的心情很好,不仅仅是因为得到了一大笔任务的酬劳,更因为自己终于可以回去了,说是回去不过也只是想吃一顿好的而已,几天不吃露西做的东西感觉整个人都不完整了啊,他如是感叹,伸出手垫在脑后,有些夸张地迈着大步往前走。


 


明明刚吃过东西,但是满脑子都是之前露西给他做过的东西。


 


露西的话,一直都很厉害,不管是西餐还是中餐,没有她学不会的。


 


他走到树林深处,向着一道特定的小路走着,直到他极好的视力捕捉到不远处一幢被大树顶穿的小木屋。


 


但如果真的要说的话,还是最喜欢露西烤的肉,和公会里其他人做的完全不一样,如果说以前问夏最喜欢做什么,那他肯定会第一时间回答,打架。


 


不过现在的话,他最喜欢的……啊?好像有点多,想想除了烤肉好像捉弄露西也是他喜欢做的。


 


选择对夏来说一向不是一件好事,他自动忽略了自己脑子里蹦出来的这个问题。


 


*


 


抬起手推开木屋子的门,让他意外的是门竟然一下子就伴随着‘吱呀’一声开了。


 


但是对露西这样小心谨慎的人来说应该不至于会忘了关门才对,她又不是他,会经常忘了这种事情,想到这里,夏警惕地走进屋子。


 


竟然连灯都没有开。


 


耸动了下鼻子,有露西的味道,他在心里念着,他都回来了也不来迎接他难道是在睡觉?


 


他皱着眉,伸出手想在墙壁上摩挲开关,随后吸口气打算喊一下露西的名字,毕竟自己好不容易回来了没有露西迎接的话他都要急死了。


 


“露——”名字刚喊出一半,眼前漆黑一片的屋内闪过一点亮光,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做出反应了。


 


“小偷?!”


 


“露西?!”


 


两个人一前一后说道,能分清每个人气味的夏自然是一下子就知道了来者是谁,反观露西有没有夏这样天生的好嗅觉,当然就被黑暗里的一道人影给吓得惊叫出声。


 


就在刚刚好像因为供电缘故,夏的小屋突然‘啪嗒’一声就失去了光源,本来坐在沙发上无聊看书顺便等夏的露西突然就陷入黑暗中,一下子毫无防备地漆黑一片,露西心头猛地一惊,原先还可以陪自己在旁边的哈比早上的时候就去了温蒂家找夏露露玩,结果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就知道这猫靠不住,”她叹了口气,任命地合上书,凭借着印象从沙发上站起来,摸索着向厨房走去。


 


没记错的话,那里好像还有自己之前准备的几根蜡烛。


 


“夏?!”她惊喜过望,本来还想着今晚要怎么度过,这样忧郁的心情一下子都因为他的到来一扫而空。


 


夏莫名很烦躁,因为黑漆漆的房间,他根本都无法看清露西的脸,只能隐约借着她手上捧着的烛台所发出的小小亮光看清她的部分表情。


 


“你怎么不开灯啊?露西。”


 


“你是白痴吗?我既然拿着蜡烛,肯定代表停电了啊。”她无奈道,拿着烛台照着下面的路,走近她。


 


“哈?我以为是露西你自己的恶趣味,喜欢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他打趣道,一看到露西,莫名地突然就心情大好,顺便还伸出手示意她快点过来。


 


露西瞪了他一眼,夏也真是的,没看到现在停电了吗,走过来自然也是要慢不少啊,万一没注意到什么东西绊倒了自己,可就不得了……了?


 


她心里所想的话还没在心里完整复述出来,就突然感觉上半身一轻。


 


“等、等等!”


 


她这个flag是不是立得太及时了啊喂!露西脑子里飞快地闪过这句话,手里拿着的烛台也从手中飞出,她吓得忙伸出手打算把它接住,生怕它掉到地上点燃整个屋子,要知道,夏这个屋子可是木头做的啊。


 


稍不留意,估计明天玛格诺利亚就会出现一个头条:大名鼎鼎的灭龙魔导士的家被火烧毁。


 


*


 


没有想象中胸部撞地的痛感,露西后知后觉地眨了眨眼,一直到手上燃烧的烛台有蜡油忽的滴落在她手背,露西被烫得‘嘶’了一声,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被接住了。


 


想都不用想这是被谁接住了,她在心中暗自松了口气,“抱歉呢……我好像自己给自己立了flag。”


 


即使是这种情况下也不想忘了自己吐槽老本行的露西小姐唉声道,忽的感觉胸口处有些不对劲,她扯了扯嘴角,忽的直起身来,因为手上拿着东西的缘故,她失去了一起使用双手的能力。


 


“夏!”她惊呼出声,刚刚自己被他接住,随后就感觉胸口一紧。


 


这家伙竟然在这种时候还占她的便宜?!


 


露西将烛台拿到自己脸前,使得眼前的夏得以看清她现在生气的脸,正好她也终于透过微弱的烛光看清了他。


 


“唔哦,刚才好像一不小心就……”眼前的人嘴巴微张,故意弄成一个‘O’字型,仿佛特别惊讶一般,明明谁都知道他其实就是故意的。


 


露西翻了个白眼,“话说,不是说还要两天才回来么?”之前记得委托上说似乎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她还特地算了一下,结果这家伙今天晚上就突然出现了。


 


莫非……


 


露西想着,用惊恐的眼神看向夏。


 


见她这样,夏也不是以前的那个他了,多年以来的相处自然让他一下子就知道了对方现在在想什么,露西这家伙估计是觉得自己没做完委托就偷偷跑回来了,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单纯啊。


 


“我可是有好好完成任务的,”夏说着,然后在自己外套口袋摸索着什么,“喏,报酬。”夏拿出一个布袋,然后一把抓住露西的另一只手将它放在了她手掌心。


 


“诶诶?!”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塞了沉甸甸的一袋子钱,“这样……”


 


这家伙自己不留一点钱给自己买东西么,露西这句话没有问出口,毕竟就算问了夏估计也会说没有。


 


她叹了口气,将钱袋子放到了一边的桌上,等什么时候来电了,她就将它好好收起来。


 


那一袋刚被她放到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没来得及回头的露西忽的就被人从背后箍住了腰。


 


“夏?”这屋子里就他们俩,她不用思索就喊出了他的名字,后方的人像一只大型犬一般把头埋在了她的颈窝,顺便还夸张地吸吸鼻子仿佛在闻味道。


 


“我一回来,露西就只顾着报酬,报酬……”夏的嘴紧贴着她脖颈的肌肤道,高出常人许多温度的热气尽数喷薄在她身上,“我明明一回来就只想着露西啊……”


 


她被他这么一说,反倒有些愧疚起来,主要是她之前的确不知道他会提前回来啊,惊喜是有的,只是现在又停电了,也不能做什么好吃的给他吃。


 


“抱歉……夏,你想吃东西的话估计要到明天了……”她内疚地开口,明明其实停电也不是她的错,露西潜意识就觉得似乎是自己的缘故使得夏不能得到他应有的奖赏。


 


“但是……”夏开口,随后声音变得有些沙哑,原本紧搂住她腰部的一只手开始向上,撩开了露西上身穿着的短衣下摆,指尖挑逗般的跳跃着拂过她的肚脐眼,惹得露西不禁轻轻颤抖,“现在想抱露西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了啊……”


 


不等她完全消化掉他说的这句话,便感觉右胸忽的被拢住,这种熟悉的感觉她自然是知道的,‘呜咽’声尚停留在嘴边,双腿被从后面被他用自己的腿猛地分开,整个人突然前倾不得不手撑住桌板保持平衡。


 


烛台被她搁置在了一旁,身后的夏此时被那上面跳动的火焰还要灼热。


 


*


 


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是什么情景呢?


 


那个时候她离家出走,独自一个人想去加入那个向往已久的公会,没想到还没找到那里便差点被‘假火龙’给蒙骗,那个时候的夏就这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一开始的确没想到呢,以后竟然会发展成这样的关系。


 


两腿之间传来的灼热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是这样一个人啊,她无法离开的,不知不觉心里一直牵挂着的,露西努力转过头去看她,伸出手抚上他的脸庞。


 


“露西?”感受到侧脸上传来的温度,夏低哑着开口。


 


就这样——一直紧紧抱住对方不要放开吧,露西想。


 


*


完整版:


https://shimo.im/docs/rOIejUGulNgpzl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