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Ha

WinkDeep girls

©SukHa
Powered by LOFTER
 

五行詩 (all云

太甜啦......

C:



五行詩

Cp:all云

前言:作者沒想到雛鳥離巢會收穫這麼多評論,突然覺得愧對大家,因爲這文一點都不甜,所以趕緊補上這篇小小謝禮感謝每個給予評論與愛心的大家。可以當作番外也可以當一個全新的小短篇,觀賞愉快(^^)

OOC/勿上升



當姜丹尼爾笑嘻嘻得摟過他時,河成云正在冰箱前往裡找著東西吃。

「哥,這給你!」帶著一臉狗狗笑,姜丹尼爾緊了緊摟著河成云的左手,右手向他遞出了一張小小的黃色便條紙。

「什麼啊⋯⋯」河成云伸手接過了便條紙,好奇地想這個弟弟今天怎麼這麼開心。

他低頭看了眼拿過來的紙條,紙上寫了些字,但那字他都還沒看清楚,身旁摟著他的釜山弟弟卻突然吻了吻他的頭髮。

河成云呆住了。然後那個親完他頭髮的人就這樣什麼也沒有似的走了。

「我覺得你可愛又有趣-姜丹尼爾」




河成云看著手中的紙條還有點不敢相信發生了什麼。



「你在看什麼?哥」不只何時來到他身旁的邕聖祐問著他。

「丹尼爾⋯給的紙條⋯」河成云魂不守舍的回道。邕聖祐把頭伸到了他的臉旁,低下頭盯著他手中的紙條,然後張大了嘴。

「真的、完全、大發、real、暈」

「呀⋯⋯」河成云心想這個弟弟是來搗亂的嗎?他側了側頭想對邕聖祐發火。

但火都還沒發,他剛轉過的臉就被邕聖祐吧唧了一口在左臉頰上。

「哥,這是我的!」

等到邕聖祐離開,河成云才如夢初醒般,他撿起了地上掉落的兩張便條紙。

第二張便條紙上寫著

「很討厭你覺得我no jam-邕聖祐」



經過兩次驚嚇,河成云反而冷靜了一點,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邊塗著乳液邊想這兩個瘋子又在搞什麼玩意。

裴珍映來到客廳時,他正巧想到了他要怎麼修理那兩個弟弟。

「成云哥,我也要擦!」裴珍映撲過來坐在他身旁。

「喔,擦吧。」河成云雙手邊在小腿擦著,邊對著自己的乳液撇了下頭。

「哥,幫我拿一下!」裴珍映對著他說道,指了指離他不算遠的乳液。


河成云有些奇怪,但還是側過了身去拿那瓶乳液。但他沒想到裴珍映就在這時,往前靠了過來,親了他的右臉頰。

「哥,算了!還是下次吧!」河成云看著有些害羞跑走的裴珍映,他想該害羞的是我吧。

河成云看了眼剛剛裴珍映坐的地方,果不其然,有ㄧ張同樣的便條紙。

「喜歡一起擦乳液,夢幻-裴珍映」



河成云懷疑裴珍映真的知道之前他教他的tip典故出自哪裡嗎?


那絕對不是你這個年紀該知道或使用的話。河成云汗顏地想。






當黃旼炫拿著衣服經過客廳準備去洗澡時,河成云正在思索自己有沒有教壞小孩。




「成云哥,你要睡了嗎?」黃旼炫的問話正好將他拉回了現實。




「恩,要睡了。」河成云回到,然後他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眼前的黃旼炫極度自然的走近他,撐著他的肩親了他耳朵一下。


「那哥,晚安。」




回到房間,他的枕頭上果然貼了張眼熟的便條紙。


「歡迎你,我的室友-黃旼炫」




河成云已經不覺得害羞或是驚嚇了,他只覺得毛骨悚然。




敲門聲傳來,他們的忙內打開了一點門縫,將頭探了進來。


「成云哥,有空嗎?」




一股不詳的預感襲來,河成云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


「不會是要拿什麼東西給我吧?」




「喔哥!你怎麼知道?」賴冠霖一臉驚喜地走了進來。




河成云看著賴冠霖遞給自己那張小小的便條紙。




「你是最親的哥哥,我是你的飯-賴冠霖」




看著飯後面還畫著小小的愛心,河成云覺得有些可愛又有些好笑。他勾著嘴角抬起了頭,然後發現他抬起的頭就這麼被忙內給捧了起來。


賴冠霖捧著他的臉溫柔的在他額頭上留下了一個吻。




「我是你的飯喔哥」帶著笑意賴冠霖說道。






告別賴冠霖,關上房門的河成云,光速地衝進了自己的被窩,他一把拉上棉被蓋過頭,將自己悶在了被子中。


該睡了,該睡了,河成云這樣告訴自己。




逃避總是沒有用,逃避的越快,現實來的越快。一晚沒睡好的河成云,早早便起床了。他看著床邊的五張小紙條。




「夢⋯⋯似乎⋯不是呢⋯⋯」河成云堂皇地想。然後抓著小紙條衝出了房間。




房間外,只有每次有行程都特別早起的尹智聖在,他正坐在餐廳的桌子旁喝著牛奶。河成云衝了過去,一把將便條紙拍在了桌上。




「這些小子到底在搞什麼鬼?」河成云煩躁地說。尹智聖瞟了一眼那些小紙條,然後不以為意的繼續喝著牛奶說道


「這不就是*我很喜歡你*的五行詩嗎?」




因為尹智聖的一句話,河成云紅了耳尖。而對方似乎還打算壞心眼地再接再勵。


「羨慕啊!羨慕啊!」尹智聖裝作嫉妒的說道。




看著平常刀子嘴,但其實心裡比豆腐還軟的弟弟逃也似的離開了餐廳,尹智聖只是笑著搖了搖頭。




盯著手中那些已被自己捏爛的便條紙,回到房間的河成云恨不得把那些還在睡大頭覺的弟弟們都揍醒。




他走到床旁坐了下來,在靜靜得思索了片刻後,他再度起身打開了自己的行李箱。




蹲在行李箱前,河成云將便條紙一張一張地攤了開來,在小心地撫平並疊好後,他把它們好好地放進了夾層,安穩地待在了自己的行李箱中。




Fin




*崩潰,本來打到一半,結果手機沒電關機,全部沒了重打。靠著愛撐過來了。😂😂



  1. SukHaC 转载了此文字
    太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