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Ha

WinkDeep girls

©SukHa
Powered by LOFTER
 

【END】肌肤相亲 ①

赶稿中的痴汉:



天空还是一片晦暗,混混沌沌像一块漆黑的布。

镇上很安静,只有偶尔从街边小巷子里传来的几声猫叫。




露西蜷缩在柔软的棉被里,露出的几缕金发缠绕在她身旁熟睡的男人的手臂上。




男人樱色的头发蓬蓬卷卷,显然是许久没有打理过了。他赤裸着胸膛,大大咧咧地靠在露西身后,平日张扬的面孔如今看起来安静极了。




“纳兹……”露西嘟囔着翻了个身,湊到男人温泉的怀抱里,用脸蛋轻轻磨蹭了几下又昏昏沉沉睡去。




“……嗯……”




早晨,恍惚间露西睁开眼看见的就是纳兹紧实的胸膛,她吓了一跳,猛地面红耳赤地一拳锤向纳兹的胸口,然后慌忙从床上爬起来。

“唔。”纳兹闷哼了一声,半响才睁开眼睛。




“露西——你干什么啊。”

“你好意思说我!纳兹!这是我的家!”

露西涨红了脸颊,为什么纳兹这个家伙每次都跑来和自己一起睡,为什么每次自己都会在他怀里醒过来啊!!这家伙明明自己有房子好不好!!




“因为露西家里很舒服啊,是吧哈比。”纳兹 笑着将手摆在嘴边夸张地做了个喇叭的形状,朝着露西大喊,一脸的理所当然,

“最喜欢露西的家了。”

“爱!”

哈比扑腾着翅膀,晃晃悠悠飞在纳兹身后。




“真是的!!”露西咬牙用力跺了跺脚,习惯性地伸手将自己的睡裙向上掀起一拉扯,露出贴身的小褂夹。一阵早晨的微风拂过露西的肌肤,凉意使她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啊啊,露西真麻烦。”纳兹挠了挠头发,女人的身体真脆弱啊。 纳兹伸手就将床边的露西捞进怀里,两人温热的肌肤紧紧贴合在一起,那触感竟然让露西身上流过了触电般的麻痹感。

“不冷了吧。”纳兹温热的吐息落在露西的耳畔,有些毛燥地短发刺地露西发痒。




露西忍不住地寒颤,慌乱地挥舞着手臂挣扎,“够了纳兹,放开我!”

“不要。”他孩子气地咬住了露西的耳垂,含糊地说着话。

“啊呀!纳、纳兹!”露西闭上了眼,耳畔滑腻温软的触感让她浑身酥软,“放开!!”

说着狠狠仰头向后一撞。




嘭——地一声,纳兹的鼻子变得红彤彤的,他吃疼放开了露西,捂住鼻子,看起来委屈极了。

露西睁大了好看的棕色眼睛,狠狠瞪了一眼纳兹,“你给我穿好衣服出去!”

说完慌忙走向浴室,不忘用力关上浴室门。




“纳兹,露西生气了吧。”哈比拍了拍纳兹的肩膀。

“露西真是的,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啊。”纳兹不解的瞅着浴室们,侧躺在床上,“又不会掉块肉下来。”




“笨蛋!”露西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红透了,她现在浑身烫地厉害。

“笨蛋……”几滴眼泪从露西眼眶咕噜咕噜滑下来。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她突然猛地从梦里惊醒,望着满天繁星满脸热泪。



有两年没有见过纳兹那个笨蛋了吧。




不,应该称呼他为END才对。




露西慢悠悠地把玩着自己金色的长发。纤细白皙的手指在金黄如阳光的发丝里穿梭,打理着交缠在一起的头发。




闪烁的泪珠在露西几乎干涸的眼眶里摇摇欲坠,最后伴随着她的一声冷笑画上了休止符。她始终没有想到。不管什么时候都喜欢燃烧的单细胞生物,没想到是别人亲手创造的END的温床。

“真讨厌啊。”露西攥紧了手中柔顺的金发,指尖微微发白,她忍不住哑着声音对着空荡的房间大吼,“露西你给我清醒一点!”




咬紧了下唇,露西深褐色的眼眸眺望着夜空,残碎的记忆在眼前浮现,像是一辈子也摆脱不了的黑色诅咒。




记忆里两年前的夜晚,同样是如此的繁星闪烁。




夜空美极了,像是星灵界绚丽的天空。但空气里弥漫的浓郁的血腥味却令人作呕,脚下的土地像是被熊熊烈火烧过一般,焦黑的泥土混杂着残肢断腿,干涸的血迹斑斑点点。魔法给大地留下了一个难看的痂。




露西正狼狈不堪地半倚在一颗被雷劈裂开来的树旁,她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几乎看不见一块完好的肌肤。腰间的钥匙随着她轻微的动弹发出叮叮铛铛的声响。很是刺耳。

“纳兹...”她望着手背上粉色的印记,忍不住喃喃呼喊出这个名字。突然她秀气的面孔扭作一团,背上大块伤口开裂的疼痛让她几乎流下泪来。




伟大的黑魔法师杰尔夫·多拉格尼尔用手中黑色的魔法打发自己漫长到无止境的生命长河,同时也以一己之力孕育出了END。

——艾特利亚斯·纳兹·多拉格尼尔

传说中的最强恶魔。黑魔法师杰尔夫口中的弟弟。

现在,END终于复活了。




艾尔莎握着剑仰倒在同伴的尸体旁边,身上的盔甲被高温融成了铁水,落在肌肤上发出滋滋的响声。

“END...” 艾尔莎一头鲜艳的红发现在看上去晦暗无比,肮脏的血块黏在头发上,可她顾不上这些,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凝望着空中的身影。




空中的男人背后的龙翼卷起了阵阵飙风,红色的龙鳞镶嵌在税利的眼角,从额旁隆起酷似龙角的黑色尖角,修长有力的手臂也被附上了龙鳞,黑色繁琐的花纹缠绕在男人的身躯上。一头樱粉色的头发侵染上了鲜血。




他放肆地在空中大笑,雪白的啮齿凛凛闪着白光,身后粗壮的龙尾用力抽搭起空气,发出阵阵爆裂般的声响。




“艾尔莎也不怎么样嘛,原来的纳兹真没用啊,被这样弱小的蚂蚁压在手掌里不能动弹。” 男人滑稽地笑着,面孔显得有些扭曲,“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关系,因为现在我才是真正的纳兹——强大的艾特利亚斯·纳兹·多拉格尼尔。”




“好无聊啊——被关了整整400年的我,你们都没有办法毁灭吗?”纳兹歪了歪头,露出了孩子一样的笑,澄清的眼睛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不要顶着纳兹的身体说话。”格雷用仅存的右手拂去了嘴角的鲜血,口中念念有词“冰之灭恶魔法——冰魔的激昂!”




顿时,汹涌的白色冰霜从格雷的嘴里喷射而出,蓝色的魔法阵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直朝空中的男人而去。




纳兹挑眉甩了甩手,一条巨大的火龙喷洒着炽热的龙息直朝格雷涌去,白色的冰霜在火龙的炽焰下似如空气一般。




“轰——————”




“格雷!!”




格雷浑身散发着作恶的焦臭味,用力咬着舌头强迫自己不能倒地睡去。




“好强。”




波琉西卡蹒跚地靠近格雷和艾尔莎,苍老的面孔被灰烬所掩盖,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狼狈。




“啊啊。看在你们曾经和‘我’相处的份上,就放过你们吧。”空中的纳兹耸耸肩膀,凝视着地上的每一个人,像是要把他们刻在骨髓里一样。




最后,他的视线停留在那个金色头发的女人身上。






露西平静地抬起头来与纳兹对视,她看见了那对巨大的黑色长角,看见了他身上红色的龙鳞,看见了他身后扑扇的龙翼。

可是她不害怕。因为他还是拥有那一头鲜艳的樱色头发,以及一对澄清剔透的双眼。




“喂。” 纳兹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闪身出现在露西的身前,低下头俯视着露西。




他像个孩子似的开口,“你为什么不怕我呢?”




“我为什么要怕你?”露西顺着纳兹的话反问,“因为你是END?”她沾染上灰尘与血污的面孔努力露出一个微笑,尽管看上去并不是太迷人。




“喂,我生气了,因为你没有回答我的话。”纳兹依旧微笑着,脚上却用力对着露西细嫩的脚踝踩下去,没有用任何魔法,只是单纯的施加了蛮力。




“咔嚓——”

脚踝传来了清脆的响声,露西的手猛地抠住了泥土,她咬破了嘴唇不让自己的呻吟与惨叫从嘴巴里滑落出来。可骨头断裂的疼痛加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的痛处叠加在一起哪又是这么好忍受的。




但露西仍然昂着头,任由泪水夺眶而出,她平静地注视着纳兹的双眼。




“你为什么不惊慌失措的逃走?”纳兹显然不能理解露西此刻的做法,他蹲下身子,一把抓过露西金色的长发,强硬地揪过露西的脑袋。

“我怎么可能一个人逃走呢...”露西说着忍不住的咳嗽起来,“咳、咳咳,不管什么时候,只有大家在一起才会开心啊....” “




你叫——露西是吧,露易丝。”纳兹凑近露西的脸蛋,扫视着露西的面孔,“我记住你了,你真有趣啊。”




纳兹说着放开露西的头发,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站起身来,“怪不得‘我’会对你感兴趣,露西。”他咧着嘴笑了,伸手扯下脖子上的龙鳞围巾。




“给你留个纪念吧,露西。” 纳兹随手将围巾抛在露西头上,突然又微微偏头,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开口, “‘我’说,让我告诉你,‘我’不能守护好你的未来了。”




他的脸上还是挂着如太阳一样温暖的微笑,可看见的魔导士心里都不由自足地涌起一股恶寒。




纳兹的龙翼扇动起来,




“暂时再见了,妖精的尾巴的各位——”




END嗅着杰尔夫的味道寻找起了他的哥哥。




注视着纳兹的身影消失在远方,地上七歪八倒的魔导士们沉默了很久。




直到一夜扭着身子从角落里跌跌撞撞的走出来,挥舞着满是血污的双手闪亮亮地开口,“大家,END走了,快去治疗吧,或者来感受我迷人的香气怎么样?”

一夜的话让像是一颗石头丢进了死寂的水,窃窃私语的说话声渐渐变成了大声欢呼或者是嚎啕大哭。




树下的露西寒颤着身子蜷缩起来,她拼命压抑许久的感情在一瞬间爆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笨蛋”

“露西...”蕾比拖着受伤的身躯,摇晃地走向露西。口中轻轻呼喊着露西的名字。她听见露西呼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嚎啕大哭。




“纳兹、纳兹....”




“纳兹,请你告诉我,魔法究竟是辛福还是不幸呢?” 露西的脑海里盘旋着当年她哭泣着向纳兹问的这句话。 那个樱粉色的男人沉默地告诉她,“不知道”




现在,他连同他的承诺一同消失了。






“露西。”




艾尔莎的声音将露西的思路拉回现实,露西的眼睛眨了几下,渐渐恢复了自己的思绪,她立刻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扯出一张笑脸迎向艾尔莎。

“在想纳兹吗,露西。”

“啊哈,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艾尔莎啊。” 露西干笑了一声,不自在的拍了拍身上的短裙,“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大概是和房东大婶熟络了的缘故,最强小队里的每个人都能随意进出自己的房间,特别是纳兹这个烦人的笨蛋几乎天天都来做客,久而久之露西也习以为常了。




“露西,评议院交给了我们纳兹的委托。”艾尔莎握住了露西冰冷的手有些迟疑地开口,“情报上说他正落脚在西方一个小镇上,命令我们马上出发。”




果不其然,露西露出了一幅难看的表情,看她嘴角上扬大概是想微笑,但却控制不住的皱紧了眉头,脸色也微微发青。




“我明白了,现在出发吧。”露西快速调整了情绪,她不想因为自己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耽误了整个小队。




麻利地脱下身上的衣服,露西换上了黑色的紧身上衣和白色的短裤,顺便围上了那条白色的龙鳞围巾。




“车就在楼下。”艾尔莎脸上一闪而过一丝惋惜,每次看见露西围上这条围巾,她都会这样。露西明白艾尔莎是在担忧自己,也明白她是在思念过去的纳兹。连忙抓起钥匙和长鞭跟在艾尔莎身后。




楼下的马车并不大,看起来还有些破旧,堪堪只坐得下5个人。驾驶车的老伯朝几个人善意地笑了笑,便沉默地注入魔力朝西边出发。




行驶的车轮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露西有些担心这辆老旧的马车能不能带着他们平安到达目的地。




“艾尔莎,真的是纳兹吗?”格雷望着马车窗外飞逝的景色开口,他的左手被波琉西卡重塑,已经恢复如初了。 “我们应该称呼他为END才对吧。”温蒂长高了不少,她皱着小脸拉住露西的手臂小声开口。

露西微笑着将手覆在温蒂的手上,鼻尖充满了车厢的霉味,“两个称呼都没有错。”

“露西说的没错,艾特利亚斯·纳兹·多拉格尼尔从诞生起就是END。”艾尔莎倚在硬木座椅上吃起了蛋糕,新鲜的樱桃滋味香甜可口,“拜杰尔夫所赐,他是注定被抹杀的恶魔。”




“我知道,但是真的没有办法挽回了吗?”格雷握紧了拳头,“他是我们的同伴啊!”

“格雷大人...”朱比亚抱住了格雷,“朱比亚也和格雷大人一样怀有思念...”




“因为是伙伴,所以一定会心怀思念。”艾尔莎咀嚼着蛋糕上的水果,“但是不能止步不前。”

“...我明白。” 格雷沉默的闭上眼睛。




月光从树的枝桠里散落,车上安静极了,只听的见微微的呼吸声。




“我现在只想要止住眼泪的魔法...”露西想到了以前的自己,哭得一塌糊涂地紧紧缩在纳兹怀里。而现在的自己,只想要止住思念的魔法。




吱呀吱呀的声音萦绕在耳畔,露西把脸缩在围巾里,昏昏沉沉地陷入了沉睡。




一夜无梦。






委托中的小镇坐落在覆盖着大批树木的穹顶森林里,这里的地上有着和绒毛一样的绿色草地,巨树的枝干缠绕在一起,上面缀满了星星般的白色小花。




这是一个充满活力与欢笑的地方,碎石铺造的小路两旁是造型各异的木质小屋,远远就能听见商人的吆喝和卖艺人的管乐声,还能闻见食物的馨香。




妖精的尾巴一行人沿着宽阔的主街一直向前走着,镇上的人似乎已经对外人的到来习以为常了,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他们,这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流浪的魔导士耍弄着简单的魔法,粉色的火焰在空中变化成各种各样的动物,一会是狮子,一会是老虎,一会是一头打着呼噜的小猪。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们哈哈大笑,礼貌地向魔导士破烂的帽子里放进几个金币。




“这里真是热闹啊。”格雷打量着小镇啧啧称奇,“和我们的镇子差不多规格了。”

“朱比亚也是这么觉得的,能和格雷大人一起来到其他小镇朱比亚真是辛福啊!”朱比亚开心极了,她手里拿着从路边小贩那买来的蓝色水果,形状酷似一个水滴,在阳光下闪着点点亮光。




“这里到处都是木头欸。”温蒂好奇地看着街道两旁的建筑,无一例外,全是木头建成的。

“可能...是因为这里是森林小镇...肚子饿了...”露西捂住咕噜噜叫个不停的肚子,有气无力地看着艾尔莎,“还有多久才能到旅馆...”




“再坚持一会。”艾尔莎对照起手里的地图,她抬手指了指前面的一栋硬木房子,“这里就是我们住的地方了。”




面前的建筑是一栋二层高的旅馆,从窗户里斜射出温暖的光。放肆的笑声与音乐融化在阳光里,从门里溜了出来。阳光沐浴着陈旧的房顶,小小的光斑忽明忽暗,大概是不明白为什么这里每天都热闹非凡。

——尾巴之屋。




旅馆的名字让五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你们预定的房间在这里。” 待从小姐笑的好看极了,她把手伸进她高耸的胸部里,抽出五把木质的钥匙,然后递给了艾尔莎。




艾尔莎握着手里带着体香的钥匙,客气地和她道了谢。




每个人都分到了一把钥匙。钥匙上雕刻着好看的镂空花纹,露西不住地在手心里把玩着,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去吃饭吧。” 艾尔莎带领着一行人来到旅馆的饭厅入座。




侍童端着一个巨大的木质托盘走了过来,上面摆放着热气扑鼻的果木牛肉,刚出炉的白面包以及不少新鲜水果,当然,还有艾尔莎要的巧克力蛋糕。




“大家一会各自出发,去寻找纳兹的线索。”艾尔莎戳着盘子里的巧克力蛋糕,上面撒了一层雪白的糖霜,“也不知道他躲在哪里。”

“啊啊,我真想快点见到那个混蛋。”格雷说着将切成骰子一样的牛肉冻成了冰块,在嘴里嚼地吱嘎作响,“这两年我连做梦都会见到和他打架,真不爽这种感觉。” 露西慢吞吞地咬着撕成条的白面包,她比谁都想见到那个樱粉色头发的家伙,又比谁都不想见到他。



“不小心吃多了...”



露西揉了揉略微鼓胀的小腹,满足地把鼻子埋在围巾里,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后。

脖颈上洁白的龙鳞围巾被露西耐心地洗的干干净净,上面残存的只有淡淡的肥皂香,但是她莫名其妙地钟情于这条围巾摩擦着肌肤时的粗糙质感,像记忆里纳兹指尖上的茧。



就像纳兹在抚摸自己的脸颊一样。



露西有些愣神,身上也烫的厉害,一不小心撞到了身前的大婶,她连忙慌乱的跟人赔礼道歉,大婶慈爱的笑了笑,并没有和她多计较。

“清醒一点。”

露西用力拍打脸颊,加快了加下的步伐,朝着街边的店铺走去。



繁盛的叶片传出沙啦啦啦的微响,和悠扬的音乐糅杂在一起,纳兹懒散地耸拉着双眼,靠在大树的枝干上。



他现在是人类的外貌,没有了尖角和龙鳞,收起了龙翼和龙尾,只是还留着些黑色的纹路缠绕在结实的身躯上,覆盖了原本妖精的尾巴的印章。



“露西,没有你的时候总感觉少了点什么。”纳兹爽朗地笑了起来,樱粉色碎发下深棕色的瞳孔倒映着星星点点太阳的光斑。

“你是个坚强的好同伴。”他像是思索起什么似的开口,“毫不担心自己,完完全全地信任我。”

“我不想伤害你,”纳兹凝视小镇了许久,最后褪下了那副微笑的嘴脸,阳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他面朝阳光,在枝干上烙印出一个漆黑的背影,“我比谁都想要想守护你的未来——”



“吗?”

纳兹闭上了眼睛,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嘲讽般的做出了口型,

“这是不可能的吧。”



“我想露西,”他笑起来,又大幅度地扬起了手,遮住了头顶的阳光,“我想她想她想她想她...”

“闭嘴!”纳兹突然低声咆哮,打断了自己的呢喃。伸手用力掐住了自己的脖颈,高温让血肉吱吱作响,一股难闻的焦臭弥漫在鼻腔。被烧伤的地方却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得完好如初。



他低声呜咽,发出了小兽一样的呻吟,不自觉地嗅闻起空气里的味道,眨眼消失在树干上。



露西腰间的钥匙正叮当作响,她漫步在街角,一家店铺一家店铺地打听着纳兹的消息。

“不好意思,请问您见过一个粉色头发的男人吗?”

“你说那种爆炸头的魔导士?”

“不不不!!是像刺猬一样的短发!!”

“啊,没有见过,不过小姐你要看看我们这的特产吗?”

“啊哈,不用了,谢谢您!”



“啊啊...找不到啊...”露西有些沮丧,一连打听了一下午都没能听见任何有用的消息,依靠着街角的木墙轻声叹了口气。



忽然,一只滚烫的手意外地握住了露西裸露的臂膀,蛮横粗暴地将她拉进了被细小枝蔓缠绕出的小巷。



  1. SukHa赶稿中的痴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