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Ha

WinkDeep girls

©SukHa
Powered by LOFTER

超好看

宵夜吃啥啊:

aaaaa拖了这么久终于有时间把它画完了!

既然中秋快到了,那就抱着凛登月吧hhhh

好喜欢鸭!

烟消云散好人难当:

【金凛】如果召唤媒介是蛇皮

○本文是金闪闪x远坂凛的另一种可能,胡编的if线

○官方都说他俩相性很好,我就想写写看

○重温一遍ubw看到有人说二选一,咱们就试试吧↓

﹎﹎﹎﹎﹎﹎﹎﹎﹎﹎﹎﹎﹎﹎﹎﹎﹎

圣杯战争即将到来的今天,远坂家的大小姐再一次收到了教会冒牌神父的留言。

谈话内容仍然是“凛,你应该准备圣杯战争了”,“凛,如此悠闲怎么像你优雅果断的父亲“之类。

 

现在正是不冷不热的季节,从远坂宅屋里去望便是清净舒适的花园。清晨冬木更显冷清,街边没有行人,只有随意飘落的树叶和风起舞的影子。

正是日常的一天,本应该和往常一样普通的日子在昨夜凌晨发生了变故。
远坂凛熬夜破解了远坂时臣的遗物密码,在惊喜之余更多的是遗物对自己无用的失望。

左边的是损坏的触媒类东西,右边的是充满魔力气息的吊坠项链。

这两类东西倒是相差太多。选一个?若是真要选择,远坂凛想也不想便伸手拿走了项链,只剩下远古时代年岁悠久的损物。

远坂凛从来不会对看上去没用的东西抱有期待。更何况那东西不在自己审美范围内。

 

然而事与愿相违看上去更适用于这位优等生,魔术世家的大小姐、校园女神、老师眼中的乖乖女,仍然没有摆脱“大事上掉链子”的命运。

在被通告圣杯战争还剩下Archer和Saber两位职介后黑发少女终于今晚开启属于自己的召唤。

 

自己反复考虑要不要使用那破旧的圣遗物,想来想去还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更合适一些。
可惜少女忘了把圣遗物放在魔法阵前面正是利用圣遗物召唤的前提,远坂凛也许没有看到父亲遗物的盒子正在魔法阵前方,便开始了咏唱。

 

不去管时间早了一个小时的不对劲,远坂凛感受到手背上三个令咒覆盖的疼痛感兴奋地寻找自己刚刚召唤出的从者,然而幽暗地下室只有自己一个人,冷色灯光和月光一起照在魔术工房的角落。

 

在嘴里发出“欸?”的疑问后从头顶接着发出有什么东西降落的巨大声响,那架势像要把地板砸开一个洞。少女再次嘟囔嘴大喊为什么啊!冲向了地下室上方的客厅。

 

踹开不听话的门便看见了全身黄金铠甲覆盖的男人,他坐在周围废弃家具的正中央,接着用那双血红的眼睛从打量房屋到缓慢地盯上少女。

远坂凛不需要畏缩,反而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打量起陌生的男人。

 

场面很诡异,仔细想想也许这么诡异的召唤场面史上的圣杯战争从未有过。“哦?谁允许你看本王了、杂种。”男人严肃开口,声线傲慢慵懒,多少还是有些不悦威胁的味道。

 

一上来的问候居然是这个吗?她到底是召唤出了什么样的从者啊。一看就是问题儿童类型的,虽然脸很好看。“嘛,算了。我只有一个问题问你,你就是我的从者吗?”远坂凛双手抱胸站在离金发从者不远的位置,保持优雅且对正常人来说算是强硬不容置疑的口气询问。

 

“人类的小姑娘哟,你以为你是在和谁说话?”在声音拔高的同时远坂凛怎么也想不到这次召唤来的从者脑子有坑,他甚至无缘无故生气发火来了:“没有人有资格做本王的御主!虫子就要像虫子一样卑微的匍匐在本王脚底!”

 

完蛋了,根本无法正常交流。

 

远坂凛比平时更加耐心拿出令咒给他看,彰显自己的御主地位。
没想到被那混蛋否决还嘲讽道,就算你召唤出本王,本王也没有理由听命于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本王只会按照自己心意行事,而你的作用只是为本王提供现世的魔力。除此以外再也不是。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远坂凛从来不是憋气委曲求全的人,在这一方面她比她父亲更坦率更真实,如果是远坂时臣,这时只能用敬语请求王的息怒,不敢有任何行动以免火上浇油。

但是她不是,她也不会。从小就开始独立生活,继承御三家之一的远坂家,她只为自己活,少女绝对不会被金发从者无理取闹的行为吓到。

 

“啊啊啊!够了!气死我了!!你这个金皮卡!让你尝尝我的厉害!”怒火中烧的少女一脚踹在地板上砰砰响,那男人也稍楞片刻,“以令咒之名!

 

“听好了!你不过是我的servant!那么我说的话你就要绝对服从!”

 

一道红光闪过两人身体,很明显最初的咒印退化,在死寂般沉默后男人今夜的笑声无比放肆。

男人张嘴大笑特别愉悦,眼角还有笑哭的泪花,哈哈哈哈哈,你傻吗小姑娘,哪有人为这种事浪费令咒?哈哈哈哈,绝对服从?这种话有用吗?你还不如下令让本王学猪叫哈哈哈哈。有趣!本王中意你了!哈哈哈哈。

 

想必在这场圣杯战争里,你一定不会让本王感到无聊吧。

 

远坂凛被他冷嘲热讽打击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索性放弃反驳瘫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膝,又害羞又气愤,她的脸像熟透的苹果,令人忍不住咬上一口。

她的大腿根在裙摆摇晃下若隐若现,少女柔和的身体曲线成为从者兴趣的一部分。

黄金的王并非只是傲慢,他的确也感受到了令咒的作用,也许是这丫头身为魔术师的资质非凡,所以令咒的效果竟然强到可以稍微束缚住本王。

 

远坂凛傲娇地哼了一声让他随便找地方坐下,然后黄金王从自家宝库里推出一把座椅。他看着她瞪大眼的表情自豪地坐上去顺便继续嘲讽。

 

在简单交换姓名后远坂凛简单知道了这个金皮卡的来历。

虽然询问的过程艰辛,远坂凛好歹也知道了自己召唤的是史上最古的王,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他的话应该算是英灵的顶点。

 

一开始她多少会有【幸运!虽然不是saber但是抽到了一张好强的牌!圣杯战争赢定了】这种妄想,后来完全变成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换从者还可以吗】的怀疑人生。

 

远坂凛对自己的能力和资质有十足信心,然而从者却是少女从小到大第一个大难题。他们相处几天下来,他不听话。直接一点就是自己根本管不了从者。

 

命令英雄王打扫卫生变成了“大不敬!你想让扫帚脏了本王的手吗!”命令英雄王与自己外出巡视变成了“蠢货!现在还不是本王出场的时候!”

 

这男人更喜欢随意游荡,他不会一直呆在家里,金色粒子状态很快就能飘散到另一个地方,远坂凛反抗下来只能顺从。
实际上少女不知道,吉尔伽美什也没有意识到,往常若有人随便对自己抱怨吵闹,他一定是凶猛狠毒的蛇,杀死人类轻而易举,更是理所应当。

 

但是吉尔伽美什出奇很喜欢自己的master,青涩的年纪和青涩的身体,比真正大人多的是勇敢幼稚和他最最喜欢的,人类的欲望。

 

他在历史上也会是暴君。因为他不需要多余理由,追求至高的愉悦和快乐,甚至他相当乐意把这些教给他的小姑娘,让她染上自己的颜色,让她成为王之财宝的一部分。

这种恶趣味的狩猎总要慢慢进行,偷偷俘获少女的心。
所以他不会真正对她动怒,他一直是小心眼孩子气的,他不杀她,她也不会害他。

更有趣的是,英雄王出门闲逛回到远坂宅时少女习惯了对他笑,一边抱怨你又去了哪儿啊一边又说回来就好呢,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生前王似乎也没有被这样对待过。

 

实在是太有趣了。在圣杯战争发生的半月里他们这对主从竟然一直过着安逸平常的生活。远坂凛最初也是火急毛躁,她说什么要争先锋咱们去打caster吧无奈金皮卡根本看不起清一色的杂种,不屑出战。

 

黑发少女也逐渐习惯自己不同寻常的圣杯战争,总有点不真实感,他们竟然维持主从关系这么长时间,原以为吉尔伽美什是绝对不愿与御主呆在一起的类型呢。更何况在自己浪费一个令咒后英雄王也没有刁难自己的意思。

 

还有更多好玩的事情,在召唤英雄王后的第二天早少女竟然不是被闹铃吵醒而是由人类最古的王叫醒,她该荣幸还是害怕呢?对方当时意图也简单,拿起小时候藏起来的少年漫画问少女,这个还有吗、

 

从此早上英雄王一定会叫少女起床,可能更多的还是吉尔伽美什偷看少女睡颜之类的恶趣味。反正相处下来远坂凛也已经学会如何与王交流了,实在被惹火还是会骂他【金皮卡】 。

那晚君临天下的王询问少女:“本王可以承认你是本王的master,那么凛,告诉本王你对圣杯的愿望。”

告诉本王你的欲望是何、让本王鉴赏你那丑陋欲望的价值,让本王愉悦吧。

“啊?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哦。”少女扯开嘴角甜腻腻笑道,“毕竟征服世界什么的也太麻烦了吧?”

金发男人审视戏谑的笑脸也停滞了,他知道她说的话都是认真的,毫无保留。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

“完全为了胜利而战哦。archer。”远坂凛一字一字从小巧的红唇中吐出来,竟然会让王从梦里闻到奇异芬芳的玫瑰花香。

 

这可真是,中意远坂凛的理由可太多了。

 

 

 

 

 

 

 

 

 

 

 

 

故事的另一转机好像也挺神奇。

 

虽然吉尔伽美什不愿意听从远坂凛一起出门侦查,最后耐不住少女的执拗终于还是同意了,在这之前少女其实在学校和学校周围早就做好被其他从者偷袭或者寻找master的准备,用来保护自己制造结界的宝石还是多少不够。

 

在地下室准备魔法的少女无视男人穿着现代便服下来的身影,他长了一张帅气的脸,少女可不会因此就犯花痴而忘了这是一个变态。

“凛,你还挺上心的嘛。”吉尔伽美什插兜低头看了看周围狼藉古书,用脚踢开旁边的瓶罐。

远坂凛在各个抽屉里寻找可以用的宝石,烦躁得不行,语气有些抱怨娇嗔:“archer,你能不能别过来?这下家计本就不好,哪里还有宝石!啊啊啊怎么办......”

 

王像是想到什么在身边开出一块旋涡,把手探了进去翻找,在少女疑惑的同时手里翻出一把把,她做梦都会梦到的宝石!!各式各样!

红的绿的蓝的黄的!闪闪发光,上品中的上品!

远坂凛竟然打了打自己的脸,呢喃着我不是在做梦吧,然后颤颤巍巍接过了英雄王手里发出清脆碰撞的宝石。她就差抱住从者亲他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原来这才是金皮卡的最终作用吗!

父亲的圣遗物可真好用。她转眼第一次这么崇拜王,从心里热爱他(以后看我不把你榨干):“王!大人!您是神啊!!请让我追随您一辈子!”

 

英雄王显然非常喜欢这一套赞美的马屁之词,像个孩子被夸耀高傲自满:“呼哈哈哈哈!不错!本王就是你的神!在多夸点!更多!你只要仰慕本王就够了!!哈哈哈,从此,本王的财宝便可是你的财宝!尽情使用吧杂种!!!”

英雄王似乎异常高兴愉快,以至于最后的杂种也不再是平时的蔑称,更是轻描淡写可有可无。

 

也许召唤出英雄王,也不算全是坏事。

 

 

﹎﹎﹎﹎﹎

爽了就滚

大家都该看看开凛!!!

开凛....该结婚了吧...

 

完結總目錄&近期消息(長期置頂,持續更新中)

Echo祈子: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b930e4d664a841?event=0



想補文!想看新文!沒事幹的快來收藏本篇!


未完結總目錄在此


有任何失效的連結或者錯誤的連結,歡迎留言跟我說~



**


這裡是Echo祈子,阿E


94年,正職為米國時差黨,兼職為不專業寫手


只飯SEVENTEEN也只寫SEVENTEEN王道同人,期望可以用文筆為孩子們爭光,目標出完二十本書就隱退(想太多)


純然信仰文字的大齡少女,喜歡午夜隨機播放的爵士樂還有...

 

【妖尾/夏露】沦陷沼泽[车/FIN]

楠楠野:

*


这是一辆被我在电脑上存了差不多一年的车


久违的夏露


车技可能不算很好,时隔多日描写也存在偏差,请见谅


完整版最后有链接



-



顺着自己熟悉的那条路迈着步子走的时候,夏无意识地动了动肩膀,莫名地感觉放松了许多,仿佛只要离那里越近,自己的内心才会愈发回归自我。



周遭已经是一片黑暗,现在已经入夜,一向不注意时间的他也大致知道现在应该已经是晚饭后的那段时间了,毕竟他刚刚才在路上随意吃了一顿解馋。



青年颀长的身...

太可愛啦

别让南俊知道啦:

总是在关键时刻突然入睡的嗜睡症患者

 

皮皮空的所有文集合

🐴個

天马行空的小空:

 如题!(叉腰)


【宜嘉短篇】:


1.春分时节遇见你



2.黑咖啡不苦



3我的小可爱/小腹黑笔友


 【上】 【下】



4.奶糖的诱惑(嘉嘉生贺文)



5.你掉了我!(愚人节段子)



6.想要芝士可以吗?



7.Painful



【宜嘉中长篇】:


1.我要你成为我的私人小助理


【上】...

 

【文集】困的潘多拉魔盒

取困:

整理一下在WB和LOF的发过的所有文


链接太多了 有错误的请告诉我 谢谢


按时间顺序 


原谅我早期文笔粗糙 Ծ‸Ծ



现背短篇: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成全


Beautiful Life


傻瓜


专属天使


如果的事


亲爱的单细胞


初雪


Long Ride


Special You


别离


时光机


Trust Fall


软肋


4318


默然...

 

练习生→Nine Percent

_nnnnkkkk_:


流量杀,全是动图。慎点!



非分析向,专心看我两个小可爱~



时间顺序有点乱~




你们谈恋爱都这么幼稚的吗?




没错,因为都是可爱的男孩子~



坤坤真的好可爱呀!...